重庆塑胶跑道标准体系的探讨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10-23 15:49   19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1979年9月,我国第一次使用自行研制的合成材料铺设了北京工人体育室内田径场。但是自2014年开始,全国各地陆续出现了“毒跑道”事件,引发教育部、住建厅、环保厅及质监局等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现行跑道标准不完善的问题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因此
  1979年9月,我国第一次使用自行研制的合成材料铺设了北京工人体育室内田径场。但是自2014年开始,全国各地陆续出现了“毒跑道”事件,引发教育部、住建厅、环保厅及质监局等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现行跑道标准不完善的问题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因此,对我国塑胶跑道标准体系的探讨具有很现实的意义。
  1 重庆塑胶跑道的分类
  塑胶跑道又称全天候运动跑道,根据胶体主料不同,有聚氨酯塑胶跑道和水性丙烯酸塑胶跑道。目前,国内95%的塑胶跑道都是聚氨酯(PU)跑道,由聚氨酯胶体主料、混合聚醚、橡胶颗粒、颜料、助剂、填料等混合组成铺设的用于田径比赛场地的铺面面层。近几年,随着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的发展,出现了水性丙烯酸的塑胶跑道面层,以水性丙烯酸酯胶体主料代替聚氨酯胶体主料,其环保性能突出,也逐渐应用在场地面层上。
  根据现场铺装方式的不同,有现浇型和预制型2种。现浇型塑胶跑道根据胶体主料和颗粒配比的不同,分为透气型、混合型、复合型、全塑型跑道;预制卷材、块材指在工厂预制,用于运动场地面层铺设的高分子卷材或块材。预制型塑胶跑道和全塑型塑胶跑道因其无可比拟的优秀性能是专业田径运动场的常用类型。
  2 塑胶跑道标准的发展
  我国在1993年颁布了第一部塑胶跑道国家标准GB/T 14833—93《塑胶跑道》,该标准适用于以聚氨酯为主要材料的混合型弹性体铺设的体育场馆跑道,在指标的设置上注重跑道的物理性能、厚度及坡道的要求。直到2011年颁布了GB/T 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替代GB/T 14833—93,在标准中首次提出了合成材料面层中有害物质限量,对塑胶跑道的安全和环保提出具体要求,该标准在一定程度上对塑胶跑道行业发展提供了技术支撑。在随后出台的GB/T 22517.6—2011《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6部分:田径场地》、GB/T 19851.11—2005《中小学体育器材和场地 第11部分: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中关于环保性指标也参考了GB/T 14833—2011的要求。由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牵头编制的JGJ/T 280—2012《中小学校体育设施技术规程》,适用于城镇和农村中小学校(含非完全小学)的体育设施的设计、选材、施工、检验与验收及场地维护与养护,不适用于体育专业学校及特殊教育学校的体育设施,在规程中纳入了塑胶跑道建设用材料、体育设计、检测及验收的规定,如检验与验收章节要求应对塑胶跑道中关键性的有害物质如有机溶剂、游离异氰酸酯含量及重金属含量进行进场复验,确保塑胶跑道工程的环保性。
  “毒跑道”事件的发酵,引发全国范围内的高度关注,面对毒跑道的问题,提出在新国家标准出台前,鼓励全国各地出台相关的地方标准、团体标准或地方政策性的场地管理办法,最早颁布的是2016年由上海市化学建材行业协会等单位编制的团体标准T/310101002-C003—2016《学校运动场地塑胶面层有害物质限量》,该标准对各级各类学校室外运动场地用塑胶面层及其原料提出要求,不仅对塑胶跑道中的有毒物质进行了规定,同时也对塑胶跑道原料中可能造成的人体损害进行规定,堪称史上最严的标准,有助于推动行业技术进步和产品升级。继上海团体标准之后,工程建设标准方面由福建省建筑科学研究院牵头编制的福建省工程建设标准DBJ/T 13—250—2016《福建省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应用技术规程》和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有限公司牵头编制的深圳市工程建设标准SJG 29—2016《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控制标准》,从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的材料、设计、施工、与质量验收进行规定,这2部工程建设标准除了对塑胶跑道提出要求外,对球场、人造草也作了具体规定,有害物质限量在国家标准的基础上增加了原材料和面层的要求。产品标准方面由黑龙江省标准化研究院和黑龙江省质量监督检测研究院牵头编制的地方标准DB23/T 1800—2016《室外塑胶跑道技术要求》,覆盖原材料选用包括固体、非固体及面层的有害物质限量、添加物和塑胶跑道固化等环节,并结合黑龙江省冬季严寒特点,规定跑道应具有防滑和抗寒的特点。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产品质量监督检验研究院等单位编制的DB65/T 3918—2016《运动场所用合成材料面层》,除了对固体原料、非固体原料和面层提出有害物质限量要求外,对面层的气味、有效性和耐久性提出具体的要求。2017年,有关塑胶跑道的团体标准有湖北省的T/HSCA 001—2017《学校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建设标准》、地方标准有湖南省的DB43/T 1252—2017《学校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安全通用规范》、山东省的DB37/T2904—2017《运动场地合成材料面层原材料使用规范》、山东省的DB37/T 2905—2017《运动场地合成材料面层施工要求》、山东省的DB37/T 2906—2017《运动场地合成材料面层验收要求》、内蒙古的DB15/T XXX—2017《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要求》、北京市的DBJ/T 01—XX—2017《北京市中小学校合成材料运动场地质量控制标》(试行)、大连市的DB21/TXXX—2017《合成材料运动场地标准》都将陆续出台;另外国家标准GB/T 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 22517.6—2011《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6部分:田径场地》和GB/T 19851.11—2005《中小学体育器材和场地 第11部分: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在2017年也提出修订,其中GB/T 19851.11—2005在广泛调研及大量试验的基础上形成了征求意见稿,已经于2017年5月对外征求意见。
  3 标准体系存在的问题
  目前我国塑胶跑道标准有国家、行业、地方及团体标准,从整个标准体系上来说,还是比较完整的,但是标准的制定、实施及应用中还存在以下几个问题:
  (1)现行国家、行业标准存在不足
  现行国家标准,如GB/T 14833—2011,未对跑道面层的原材料提出要求,跑道面层有害物质限量控制不严、参数设定不够全面等,如有毒催干剂、塑化剂的均未提出要求,这让有毒塑胶跑道肆虐校园而难以被检测发现,另外,水性丙烯酸酯塑胶跑道面层也被大量使用,目前国家或行业标准均未有相关的规定。因此,现行国家、行业标准无法满足跑道新技术、新材料及新工艺的发展,必须进行修订。行业标准JGJ/T 280—2012为国内唯一涉及跑道的工程建设标准,但该规程中跑道面层的技术章节甚少,无法很好地指导工程的设计、选材、施工和验收。
  (2)地方标准、团体标准指标过于严格,部分指标差别大
  国标侧重考虑全国普遍意义上的场地合格性,而地方标准可以体现优质性,团体标准是按照团体确立的标准制定程序自主制定发布,由社会自愿采用的标准。塑胶跑道大部分都是聚氨酯(PU)跑道,地方标准或团体标准中都纳入了跑道面层非固体原料(主要是聚氨酯胶体主料)的有害物质限量的要求,我国聚氨酯胶粘剂有害物质限量的标准有GB 18583—2008《室内装饰装修材料胶粘剂中有害物质限量》,地方标准或团体标准塑胶跑道非固体原料中有害物限量标准超过了强制性国家标准GB 18583—2008中聚氨酯胶粘剂的几十倍,如苯、甲苯和甲苯总和等参数。通过对几个标准技术指标比较,各个标准在参数和指标上也是区别较大。如对游离甲醛含量,深圳、福建和国家标准均没有提出要求,而上海、黑龙江、新疆等地的标准均要求≤0.50 g/kg;3,3'-二氯-4,4'-二氨基二苯甲烷(MOCA):深圳和福建的标准均没有提出要求,而上海、黑龙江及新疆均要求应不得检出。中国建材检验认证集团化学检验部郭中宝部长曾在一次上海的研讨会上提出,上海团标及有些地方标准制定的标准非常高,对行业技术的进步意义重大,但有些技术指标过高,没有必要,期待新国标更加的合理[1]。国家标准化服务管理委员会服务业标准部主任杨泽世在谈标准化对整个体育用品业健康发展的意义时提出:“现在有误解,认为标准定的越高越好,其实太高了产业受不了,造成成本的提高,意味着消费者也会受不了[2]。国际标准化组织对标准化的定义也提到是:“为了获得最佳秩序、促进效益的一种活动”。因此,塑胶跑道指标、参数设置的科学性还需进一步研究和探讨。http://www.cqjhtyss.com/